返回第十九章 许亦心的心 1/2  月下剑歌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

『点击章节报错』

    月下剑歌由优优小说(m.by96.net)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,在线阅读,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

    不知过去多久,笼罩着天穹的黑云缓缓散去,一缕皎洁的月光,重新洒落在这片被黑暗彼方侵蚀过的大地上。
    无暇的玉手、望亦缺、李洋,他们的身影全都消失了,视线可见之处,仅剩下面无血色的林亦枫,平躺在尘土中。
    这一刻,他的身体,仿佛逃离了周遭混乱血腥的世界,独处三尺净土,凝望着星空,任由璀璨的银河映入他的双眸。
    月下阁地处群山之间,哪怕道君强者的目力非凡,可在九刃峰天险的环绕下,林亦枫竭尽所能,也只能看到地势阻挡下,显露出来的一隅青天。
    这种感觉,仿佛一只寄居在潮湿阴冷古井中的青蛙,在翻出那宏伟的囚笼前,它的视野,将一直被困锁在小小的井口中,永远无法想象外面的世界究竟有多大,碧蓝的天空是否真的望不到边。
    “哎。”良久,林亦枫发出一声叹息,缓缓爬了起来,而后起身朝许亦心三人的方向走去。
    木屋的废墟中,陆殿英搂着一脸忧色的许亦心,斜倚在屋中仅存的一根立柱旁,在她们面前,盘坐着的许殿武,浑身缭绕着莹白色的光芒,身上一些细微的伤口,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缓慢愈合着。
    “噗!”
    盘坐的许殿武,毫无征兆地吐出一大口鲜血,这一幕,顿时把一旁母女二人吓坏了,但好在,吐血过后许殿武紧跟着便睁开了双眼,气息也一并归于平静。
    “我没事了。”许殿武站起身,搂住了身边脸色煞白的母女二人,同时心里也放下了悬着的担子。
    虽说林亦枫战斗中引发的恐怖天地异象,足以威慑一方,让人不敢接近,但这终究不是绝对的,万一有哪个不怕死的呢?若在他冥想的过程中,有其他入侵者袭杀他们,后果真的不堪设想。
    而现在的话,在咳出积压在喉咙中那口淤血后,他体内的伤势基本已经压制住了,只要不是撞上半步道君级别的强者,他至少拥有了保护家人的能力。
    陆殿英红肿的眼睛看向她,目光中像要诉说些什么。
    许殿武眼神与妻子相接,夫妻连心,他瞬间明白了妻子的心意,微微颔首,而后从妻子的怀中,拉过了女儿的手。
    “心儿!”
    许亦心清丽绝伦的娇颜上,满是忧色,美眸中的焦急,仿佛融入了闪烁的泪花之中,并没有因为许殿武的痊愈出现任何好转。
    这一幕,看得许殿武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    说句实话,哪怕到了现在这种处境,他对于林亦枫,还是以恶感居多,毕竟这是多年以来根深蒂固的想法。
    即使是救命之恩,让他有感激之情,却也很难改变他的观点。
    可当他看到女儿眸中带着泪水,泫然欲泣、楚楚可怜的模样时,他心里的想法,却又没法直白地说出来。
    “不会有事的!不用担心。”许殿武拍了拍女儿的肩膀,这句话虽然说得不情愿,但却并非违心之语。林亦枫与望亦缺的死斗,同样牵连着他们一家三口的命运。
    “虽然他的天赋不怎么样,但他却是个好运气的小子。你看,只是离开望月谷三年,在外却能碰上大机遇,一鸣惊人。这才过去多久,都能抗衡半步道君了。”许殿武叹道。
    “爸爸!”就在这时,许亦心缓缓抬起了头,蛾眉皓齿、美目盼兮,美得不真实。虽然她美眸中还含着泪水,但吹弹可破的雪白俏脸上,竟像是褪去了几分稚嫩,多出了一丝清冷。
    许亦心静静地望着许殿武,轻声道:“到了现在,你还认为亦枫哥哥的成就,依靠的是运气吗?”
    感受着女儿这略带质问的口吻,许殿武脸色显得有些不自然,道:“当年离开时,林亦枫不过二月修为。可现在,不过短短五六年,他却已经是八月、甚至是八月极限的半步道君了。这种登天般的修为暴涨,如果不是好运碰上大机遇,还能是什么?”
    许殿武想了想,道:“当然,确实还有其他可能。修道界之中,修道者形形色色、应有尽有。有的修道者顺应天道,规规矩矩,而有的修道者却不愿循规蹈矩,走上邪道。”
    “在峰州千年历史中,邪道大能演化出了许多邪恶、阴毒的禁忌秘法。修行这种禁忌秘法,也能在短时间内,大幅提升修为,就像望亦缺那个混蛋一样。但是修行这类秘法,为天地所不容,通常都是以透支大道根基甚至是阳寿为代价的。我想,你肯定不会希望林亦枫用的是这种手段。”
    许亦心凝视着她的父亲,美眸中充满灵慧气韵,道:“爸爸,一直以来你都只相信你的眼睛,但你凭什么确信所见即是真实的?”
    许殿武眉头微微一皱,一向乖巧的女儿,突然和他说出这番话,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    许亦心轻轻挣脱了许殿武的手,此时有阵阵夜风吹过,拂过她的发丝,如薄云遮明月、晨露落玉莲,挡住她绝美的俏脸,让人看不清她的神情。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我和你们讲个故事吧。”许亦心轻声道。
    “十二年前,宗门内的师兄们,曾偷偷带着我,溜进了望月谷南边的森林。因为就在几天前,以望亦缺为首的一众师兄们在森林中,发现了一座暗金雕的巢穴。”
    “人工孵化长大的暗金雕,是一种强大而忠诚的灵兽。望亦缺许诺,要偷出一颗暗金雕的鸟蛋,作为礼物送给我。他们的确做到了,可是,当望亦缺将鸟蛋带出巢穴后,才刚刚将其交到我的手中。那座巢穴的主人,却碰巧自外界觅食归来,与我们撞了个正着。作为母亲的成年暗金雕,看见我们这些盗窃者时,浑身的羽毛几乎都炸开,爆发出了恐怖的尖啸!”
    “当时,我傻傻地抱着暗金雕巨大的鸟蛋,首当其冲成为了它攻击的目标,在它尖啸产生的声波冲击下,我瞬间就晕了过去。可是,谁也不知道,我有种与生俱来的奇特能力,聆听万物之声。因为这种能力,哪怕陷入昏迷,我依然能够清晰地感知周围发生的一切,只是无法控制身体而已。结果,处在仿佛灵魂出窍般状态下的我,亲眼看见宗门的一众师兄们,飞快地逃走了,独独抛下了我。”
    许亦心说到这,陆殿英的神色变了,她一只手捂住了红唇,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。她没有去质疑女儿口中描述的那种奇特能力,而是想象着当时那恐怖的场景,心中涌现出强烈的惊惧。
    许殿武亦是脸色铁青,这个故事,他早有耳闻,可在他听到的,却并不是同样的版本。
    许亦心没有理会两人的神情,接着说道:“由于鸟蛋在我的手中,暗金雕没有选择追击逃走的师兄们,而是扑向我,那一瞬间,我害怕,真的好害怕,因为意识与身体的分离,我甚至连闭上眼睛不去直面这一幕都做不到,只能在心中,无助地期盼着谁能来救救我。”
    “然而,我的爸爸妈妈、平时带我玩耍的师兄师姐,还有阁中那些和蔼可亲的爷爷奶奶们,所有我渴望着能够来救我的人,在那一刻,全都没有出现。”说到这,许亦心的声音变得有些激动,仿佛话语间,她又穿越回十二年前那片令她恐惧无助的森林。
    而许殿武,感觉此时女儿那平静的目光,像是一柄利剑,深深刺入他的胸口,令他感觉心如刀绞。
    许殿武颤抖着说:“我..我和你妈妈当时并不知道啊...”
    “我明白,那时是我偷跑出去的。”许亦心摇了摇头,道:“我并没有怪你们的意思。”
    “当时,暗金雕锋锐的利爪,离我很近了,我都已经能感受到皮肤的刺痛。就在我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刻,恰好在森林中不知道做些什么的枫哥哥,顺着巨大的动静,找到了我。”
    “我亲眼看着,在危难之际,他用手中的木剑,劈出一道剑光,截住了暗金雕。而后从我怀中,夺走了巨大的鸟蛋,以此彻底拉走了暗金雕的仇恨,反身一人一鸟窜入深林。”
    “由于我的身体陷入昏迷,意识又无法游离太远了,我不知道战斗中发生了什么。但当枫哥哥回到我身边时,他已经赶走了暗金雕。”
    “这...这不可能啊。”许殿武的眼中满是不可置信,他张大了嘴,声音有些结巴,道:“当时...林亦枫不过十岁,修为甚至不及红尘道师,怎...怎么可能赶走成年的暗金雕?”
  
    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

优优小说(m.by96.net)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月下剑歌最新章节内容,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!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:m.by96.net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
上一章目录 下一页